推薦使用IE9以上版本或非IE內核的瀏覽器。IE瀏覽器請取消兼容性設置,非IE內核瀏覽器也無需使用兼容模式。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學者文庫詳細文章 背景色:
字體大?。?span style='cursor: pointer;' rel='font_resize'>放大 縮小 原始字體
梁月娥:西周金文“臤”字補釋
在 2022/2/17 18:45:50 發布

西周金文“臤”字補釋

 

梁月娥

香港浸會大學饒宗頤國學院

 

提要  本文以“臤”為例,討論三個問題,以檢討楚地竹簡文字與甲金文的關系:一、從西周早期柞伯簋“臤(賢)”字可見,楚地竹簡和秦系文字“賢”各有所承,秦系文字繼承了西周金文的一般寫法,楚地竹簡繼承了西周金文較為罕見而且原始的寫法。二、西周中期段簋此字應釋為“臤”(讀為“賢”),與楚地竹簡“夬”字無關,不能說楚地竹簡“夬”保留了西周金文的字形。三、西周晚期曾仲大父??簋“缺字圖示〈臤〉”與《清華二·系年》“缺字圖示(?。笔峭萎愖?,不能據此得出楚地竹簡繼承了西周金文的結論。

關鍵詞        段簋  柞伯簋  曾仲大父??

 

西周早期柞伯簋的

19985月,《郭店楚墓竹簡》出版了,其中《唐虞之道》有以下之字:

1)古昔(賢)仁圣者女(如)此?! 豆辍ぬ朴葜馈泛?/span>2

2)愛親尊(賢)?! 豆辍ぬ朴葜馈泛?/span>6

3)尊(賢)古(故)禪?! 豆辍ぬ朴葜馈泛?/span>7

4)尊(賢)遺親?! 豆辍ぬ朴葜馈泛?/span>8-9

裘錫圭(1998158)指出,字從文義上可以斷定是“臤”字省寫,讀為“賢”;簡文“臤”字多左從“臣”,右從,簡文即其右半之變形。

隨后,《文物》1998年第9期公布了一件重要的青銅器:柞伯簋,其銘文中也出現了上引之字:

5)敬又(有)(賢)隻(獲),則取?!∽醪∥髦茉缙冢ㄕ淹酰 躲憟D》11447

同年,學者就字提出了三種意見:一、整理者王龍正、姜濤、袁俊杰(199857)釋為“又”,表示重復、再。二、李學勤(199868)根據趙平安(1997/2009332-338)對楚地竹簡、甲骨文“夬”的研究,釋此字為“夬”,意謂執事的小臣已準備好扳指,可以開始射箭。三、徐錫臺(1998356)釋為“佑”。

次年,陳劍(1999/20071-7)根據《郭店·唐虞之道》用為“賢”,指出柞伯簋字應讀為“賢”。

其后,學者對柞伯簋字陸續發表了不少意見,歸納起來,有如下數種:

一、王蘊智、陳淑娟(200862)、張惠祥、張佳、朱志斌(2013117)釋為“又”,讀為“有”。[1]

二、劉雨(20028,200819)、宋鎮豪(2005/2006)從徐錫臺釋為“又”,讀為“佑”。

三、周寶宏(2004110)從趙平安、李學勤釋為“夬”,但讀為“決”。

四、馮時(2002225)釋為“叉”,訓為“挾”。

五、張亮(201837)沒有隸定,直接讀為“毖”。

六、葛英會(2000110)釋為“將”,讀為“賢”。

七、袁俊杰(2011136-137/2013133)、王紹之(201726)釋為“臤”,讀為“掔”,訓為持弓矢審固。

八、涂白奎(201022)、張影舒(201235)、陶曲勇(2017101)、蘇浩浩(201944)從陳劍釋為“臤”。[2]

九、王恩田(2015)釋為“丸”,讀為“完”。

首先,釋“夬”、“又”、“叉”、“丸”與柞伯簋的字形不合,可以排除。

“臤”、“夬”、“又”、“叉”、“丸”字形比較表

柞伯簋

唐虞之道簡8

語叢一簡91

老子甲簡20

《金文編》附錄上1139頁編號478

關沮秦簡321號簡、西漢侍其繇木方

[3]小篆

、

粗點在中手指

粗點在中手指

圈形在上手指

沒有粗點

粗點在手指之間

小點在肘形內

其次,根據《唐虞之道》,字的讀音與“賢”相同或相近,“又”、“夬”、“叉”、“毖”的讀音皆與“賢”不近,故不能成立。

再次,葛英會(2000114-115)認為象用指事符號附加在中間手指指端,特指中指,又稱將指,故此字是“將”字,假借為“賢”。此說的問題是,無法證明“又”形中間的手指是“中指”(即將指);例如林宏佳(2017290-291)就認為的圓點在食指上。而袁俊杰(2011136-137/2013133)把此字釋為“臤”,讀為“掔”,訓為持弓矢審固的問題是,禮書雖然有“持弓矢審固”的記載,但在記述射禮時,從來沒有提及“掔”,也沒有“敬有掔”的說法。至于張亮(201837)讀為“毖”,訓為誥誡,把“獲則取”理解為訓誡的內容,從文意來看,“獲則取”是取得赤金的條件,不是誥誡。

可見,諸說之中,陳劍釋為“臤(賢)”的意見值得肯定,因為“賢獲”見于《儀禮·鄉射禮》,即使細節不盡相同(《鄉射禮》“賢獲”的“獲”指算籌,簋銘的“獲”未必是算籌,應為射中之意),但大意相合,明顯較佳。

除了,西周金文還有加從“臣”之形:

6)弔(叔)(臤)乍(作)寶??(簋)?!∈迮O簋 西周中期 《集成》3487

“臤”亦見于楚地竹簡,作為偏旁,粗點脫離“又”形:

7)未尚(嘗)見(臤—賢)人?! 豆辍の逍小泛?/span>23

8)見??(舜)之(臤―賢)也?! 渡喜┒と莩墒稀泛?/span>12

從上面的例子可見,楚地竹簡“臤”帶粗點是常見的寫法,反觀西周金文“臤”、“賢”多從“又”(臤父辛爵《集成》8613賢簋《集成》4105),沒有粗點?!芭O”的“又”旁帶粗點作、的皆僅有一例,較為少見。

比較之下,秦系文字“賢”所從的“臤”的“又”形上沒有粗點,作如下之形:

9)多(賢)?! 妒奈摹よ庈嚒?/span>

10)八月癸巳水下四刻走(賢)以來?! 独镆睾啞返?/span>8層簡133

可見,楚地竹簡“臤(賢)”字與秦系文字各有所承。

需要補充的是,雖然上文已否定釋為“夬”的說法,但本文所舉的例子是獨體的“夬”字。趙平安(1997/2009332-333)、李學勤(199868)把釋為“夬”,所根據的是“夬”作為偏旁的例子,即缺字圖示《包山》簡138)所從的“夬”,趙平安認為甲骨文(《合集》9367)、金文(段簋)也應釋為“夬”。季旭升(2014203-204)同意趙平安對甲骨文、段簋的考釋,并提出雖然“臤”與“夬”同從“又”,但是“又”所持作實心黑點者為“臤”,作空心圓圈者為“夬”,填實和留空是二字的區別特征。另一方面,雖然陳劍(1999/20075)沒有討論段簋字,但他指出甲骨文是“搴”與“掔”共同的表意初文,與柞伯簋是同一個字,其前提顯然是圓圈填實與留空無別。甲骨文辭例如下:

11入?! 逗霞?/span>9367  師賓間

12入?! 逗霞?/span>9368  師小字

用作人名,無義可尋。而段簋的字,已有學者提出不同的意見,以下分析諸說,然后就、是“臤”還是“夬”提出我們的看法。

2  西周中期段簋的

段簋銘文云:

13)敢對揚王休,用乍(作)??(簋),孫==(孫孫子子)萬年用享祀,孫子 (引)。  段簋  西周中期  《集成》4208

引”二字,郭沫若(195751)以為是花押,唐蘭(1986389)沒有隸釋,《商周青銅器銘文選》三(1988189)注云:“二字有漫壞”,沒有釋出。末字經過張亞初(200177)、何琳儀(200685)、陳英杰(2008543-544)、黃鶴(2013101-103)的考釋,可以確定是“引”字。

至于字,主要有釋“取”、“丑”、“??”、“夬(快)”、“夬(決)”、“臤(牽)”幾種意見,以下略作分析。

2.1 釋“取”、“丑”、“??

首先,釋“取”、“丑”、“??”與簋銘字形不合,應該排除。

“取”、“丑”、“??”字形比較表

 

從“目”(??

 

陳佩芬(2013241

連劭名(201121

張亞初(200177)、吳鎮烽(2012284

段簋 4208

九年衛鼎 2831

作冊大鼎 2759

目爵 7494

孫子~引

矩~眚(?。┸?span>

己~

從上表可見,的右邊從“又”,左邊從圓形,中間有一點飾筆,其形與“耳”、“丑”、“目”不同,故不是“取”、“丑”、“??”。

2.2 釋“掔(牽)”

其次,何琳儀(200685)、陳英杰(2008543-544)、黃鶴(2013101-103)、孫超杰(201794)釋為“掔(牽)引”,表示子子孫孫延綿不絕??墒?,先秦秦漢古書“牽引”并沒有連綿不絕之義,只有“引動”、“引起”、“引薦”、“牽制”、“牽連”、“連累”等義。[4]何琳儀(200685)所舉的書證為:《左傳·襄公十三年》:“使歸而廢其使,怨其君,以疾其大夫,而相牽引也,不猶愈乎?”《史記·律書》:“牽牛者,言陽氣牽引萬物出之也?!秉S鶴(2013102)已指出,上引兩例分別用作“牽制”、“引動”,與簋銘文意不符??墒?,黃鶴(2013103)補充“牽引”表“延續”義的書證是唐代以后的例子,同樣不能說服人。簡言之,雖然“引”有延長義,但先秦秦漢“牽引”沒有延長義。

2.3 釋“夬(快)”、“夬(決)”

再次,趙平安(1997/2009332)最早把段簋的釋為“夬”,又把簋銘末字釋為“已”,“孫子夬已”讀為“孫子快已”,“快”表示高興、愉快,“已”是句末語氣詞。許文獻(2018)把簋銘末二字釋為“夬(決)引”,“孫子決引”意謂其血脈可迅速繁衍。

按從字形來看,釋“臤(掔)”、“夬”是較好的意見,可是,兩者單獨成字以及作為偏旁的寫法是有分別的。首先來看獨立成字的“臤(掔)”和“夬”:

“臤(掔)”、“夬”字形比較表

臤(掔)

柞伯簋《銘圖》11447

趞曹鼎[5]《集成》2784

《郭店·唐虞之道》簡2

《上博七·凡物流形甲》簡5

《郭店·唐虞之道》簡6

《上博八·蘭賦》簡1

《郭店·唐虞之道》簡7

《上博四·采風曲目》簡3

《郭店·唐虞之道》簡8

《上博三·周易》簡38

《郭店·唐虞之道》簡8

《上博三·周易》簡39

曾侯乙墓竹簡62

《郭店·老子乙》簡14

《貨幣大系》219頁編號531

 

從上表可見,“臤(掔)”在“又”旁中間的手指上有一粗點,而“夬”在“又”旁上面的手指上有一圓圈?!敦泿糯笙怠?span>531“臤”字在“又”的中間手指上有一圈形,陳劍(1999/20076)釋為“掔”,指貨幣鑄造地名;《公羊傳·定公十四年》經文:“公會齊侯、衛侯于堅?!薄夺屛摹罚骸皥?,如字,本又作掔,音牽,《左氏》作牽”,地在今河南??h北。

現在來看“臤(掔)”、“夬”作為偏旁的字形:

偏旁“臤(掔)”、“夬”字形比較表

從“臤(掔)”

從“夬”

《上博二·子羔》簡6

曾侯乙鐘《集成》310

《上博二·容成氏》簡10

曾侯乙鐘《集成》314

《上博三·仲弓》簡7

《包山》簡138

《上博三·彭祖》簡8

《包山》簡194

《郭店·窮達以時》簡2

《包山》簡169

《郭店·五行》簡23

《上博二·容成氏》簡24

《郭店·五行》簡44

《包山》簡74

圖片包含 文字

描述已自動生成守丘刻石

 

從上表可見,作為偏旁,“臤(掔)”的實心圓點可以脫離“又”形,但是“夬”的空心圓圈一般不脫離手指,基本都套在上面的手指上。[6]“夬”字寫作(空心圓圈寫在中間手指上),僅一見于《包山》簡138缺字圖示”()字所從,作為偏旁,不是獨立的字;從大部分“夬”的字形來看,此字形可能是誤寫,原因是位置不夠。由于“缺字圖示”字有“羽”旁的制約,所以即使“夬”旁訛變了,也不影響對此字的認讀。

2.4 我們的新見解

我們認為,段簋的是“臤(掔)”的表意字,而不是“夬”;除了因為的字形與單獨的“夬”不合,還因為若釋為“夬”,的字形、出現時代都與考古出土的實物“夬”不能符合。

趙平安(1997/2009333)認為甲骨文(《合集》9368)是“夬”,其形義是射箭時套在大拇指上、用以鉤弦的扳指。廣瀨薰雄(2013)指出從字形看,戴圓圈的不是大拇指;又引用徐汝聰的研究,指出先秦有“拇指韘”和“食指韘”,“拇指韘”沿用至今,“食指韘”流行于漢代之前;如此,“夬”象食指上套著夬和韘;[7]問題是,徐先生說“從考古資料看,食指韘出現在西周晚期,流行于東周或稍后?!笨墒?,甲骨文已有字;兩者的時代差距很大;因此,廣瀨薰雄指出“夬”()字字形是否表示“食指韘”,須待考古新發現。

我們認為,甲骨文的字形與考古出土“食指韘”的時代不能接軌,正好證明不是“夬”字??隙ǖ摹皦弊肿?span>,圓圈套在最頂的手指上(大拇指),與古書扳指戴在拇指的記載相合,而且圓圈與象手指的斜筆相交疊,正好象手戴扳指,、一類字形的圓圈明顯沒有套入手指之中,與有別。

我們認為,段簋“孫子引”的應釋為“掔”,讀為“賢”?!皩O子賢引”即子孫多多地延續下去?!百t”有多義,如《清華六·子儀》簡15+2:“公及三謀慶而賞之,乃券冊秦邦之孯(賢)余?!?a href="#_edn8" name="_ednref8" title="">[8]《呂氏春秋·季秋紀·順民》“則賢于千里之地”高誘《注》:“賢,猶多也?!?/p>

段簋“賢引”與柞伯簋的“賢獲”結構相近,都是狀中結構,“賢獲”即較多地射中(目標),[9]在柞伯簋中作為動詞“有”的賓語?!矮@”訓為射中,見于禮書,《儀禮·鄉射禮》“獲者坐而獲”,鄭玄《注》:“射者中,則大言獲。獲,得也。射講武,田之類,是以中為獲也?!?/p>

這樣釋讀,既符合“臤”的用字習慣,又能講通文意,優于釋為“牽”、“快”等說。

綜上,趙平安利用楚地竹簡“缺字圖示”()所從的“夬”把段簋、甲骨文釋為“夬”;陳劍利用楚地竹簡“(掔—賢)”字把柞伯簋、甲骨文釋為“掔”,兩者所看到的材料相同,[10]但得出完全不同的結論;通過檢討段簋“臤”的辭例,以及分析“掔”、“夬”單獨成字和作為偏旁時在字形上的差別,我們認為陳劍的意見是正確的。我們在考釋古文字時,應以單獨成字的寫法為根據,作為偏旁的字形,即使訛變了,由于有其他偏旁制約,也不會產生誤讀,所以不能倚靠偏旁中的訛變字形來釋讀單獨成字的例子。

3  西周晚期曾仲大父??簋的

上面的例子反映學者所掌握的楚地竹簡和甲金文材料相同,卻得出不同的結論,下文的例子同樣有這種情況。這里要討論的,就是曾仲大父??、和《清華二·系年》的字,辭例如下:

 

14)周幽王(?。┢抻谖?/span>缺字圖示(申),生坪(平)王=(王。王)或缺字圖示—?。╂冢ò┤酥?,是孚(褒)姒,生白(伯)盤?! 肚迦A二·系年》第2章簡5

15)曾中(仲)大父??乃用吉攸(鋚)缺字圖示?)金,用自乍(作)寶??(簋)?!≡俅蟾?/span>??簋蓋  西周晚期  《集成》4203

16)曾中(仲)大父??乃用吉攸(鋚)缺字圖示?)金,用自乍(作)寶??(簋)?!≡俅蟾?/span>??簋蓋  西周晚期  《集成》4204

3.1 、、是“取”字

蘇建洲(201268)認為曾仲大父??簋的缺字圖示”與《系年》  缺字圖示”是一個字,并從張亞初(200177)、黃錫全(199280)、馮時(2002226)等把曾仲大父??簋該句斷讀為“缺字圖示??(酬)金”,蘇先生認為簋銘的“缺字圖示”用為“取金”之“取”,《系年》的“缺字圖示”用為“取妻”之“取”,楚地竹簡文字繼承了西周金文的字形和用法。[11]

3.2 從“掔/搴”的初文

謝明文(2016/201738-40)不同意蘇建洲的意見,他指出曾仲大父??字又作,後者“又”形中間的手指上很明顯有一小筆,故右旁是“搴”之初文,與曾伯克父甘婁簠的)表示同一個詞,[12]曾仲大父??簋所謂的“乃??(酬)”二字曾伯克父甘婁簠作),本是一個字;[13]他又指出曾仲大父??簋、曾伯克父甘婁簠、伯克父鼎“吉”、“金”中間的幾個字都應看作金屬名,但、、以及?)應讀為哪一個詞,待考。

17)隹(唯)曾白(伯)克父甘婁乃用吉?)缺字圖示)攸(鋚)金,用自乍(作)旅祜(簠)?!≡烁父蕣浜吋咨w銘 春秋早期 《銘續》2282

18)隹(唯)曾白(伯)克父甘婁乃用吉?)缺字圖示)攸(鋚)金,用自乍(作)旅祜(簠)?!≡烁父蕣浜呉疑w銘 春秋早期 《銘續》2285

19)隹(唯)白(伯)克父甘婁乃自得吉攸(鋚)金,用自乍(作)寶鼎?!〔烁付?/span>  春秋早期  《銘續》1279

袁金平(2018107-108)同意謝明文把右旁釋為“掔”的初文,認為之省,是同一個字;并把曾仲大父??、釋為“鋻”,指質地堅硬的金屬;把《系年》釋為從“??”,“搴/掔”亦聲,讀作“搴”,訓為“取”,認為不當徑釋作“取”。

3.3 我們的意見

我們同意袁金平把曾仲大父??釋為“鋻”,但不同意他把《系年》讀作“搴”,以下就的釋讀、其與的關系提出我們的意見。

3.3.1 讀為“鋻”的補充

應釋為“臤(鋻)”,而非“取”。因為把釋為“取”的主要根據是把分釋為“乃”、“酬”兩個字,“取乃酬金”與“擇厥吉金”意同;但謝明文(2016/201739)已指出,從字形及銘文布局來看,曾仲大父??簋的、與曾伯克父甘婁簠的當是一字而不宜拆成兩字,《商周青銅器銘文選》三(1988331)指出“攸缺字圖示”三字是吉金的專名,可從。

袁金平把讀為“鋻”,可以補充的是,清華簡已出現“鋻”字:

20(鋻—賢)缺字圖示(質)不枉?! 肚迦A六·管仲》簡6

21(鋻—賢)缺字圖示(質)以亢(抗)?! 肚迦A六·管仲》簡6

可見至晚在戰國,“鋻”字已經出現。但是,“鋻”指哪一種金屬,未能確定,后代字書記載“鋻”是一種堅硬的鐵,《集韻·先韻》:“鋻,剛鐵也?!薄拌F”見于《書·禹貢》:“厥貢璆、鐵、銀、鏤、砮、磬?!笨墒?,從考古發掘來看,鐵要到春秋后期才開始比較普遍地使用,故《禹貢》的著作時代不會早于春秋。[14]商代、西周出土鐵器不多,已知的商代墓葬里,出土過鐵刃銅鉞,[15]但畢竟這是甚為罕見的。加上曾仲大父??簋是青銅器,“鋻”很可能是一種銅料,袁金平把“鋻”訓為質地堅硬的金屬,是十分謹慎的。

3.3.2 《系年》是“取”字,是“臤”字,二者是同形字

上面補充說明是“臤(鋻)”字。然而,我們不同意袁金平把《系年》釋為“搴”,訓為“取”,因為“搴”的“取”義主要指拔取、采摘,后面的賓語一般是花、草、木、旗,古書從來沒有用“搴妻”或“搴某人”來表示取妻。袁先生(2018108)也注意到釋為“搴”,存在賓語搭配不當的問題,他的解釋是:“漢語詞義引申系統中,由物及人、本言某物,‘移以言人’是極其常見的現象,古代學者早就有所揭示?!痹壬把晕镆埔匝匀恕钡恼f法只是一種推測,古書中“搴”字沒有這種用法,無法證明“搴”可帶人作賓語,這種類比推理是靠不住的,不能作為確鑿的證據。

從《系年》“周幽王取妻于西申,生平王。王或褒人之女,是褒姒,生伯盤”的文意來看,整理者(2011138)釋為“取”是最好的意見,但好幾位學者都認為此字不是“取”的誤字。郭永秉(2012)、蘇建洲(201268)、李守奎、肖攀(2015279-280)、肖攀(2015164-165)指出此字是“取”的另一種寫法,即取師之“取”,以手取師與以手取耳并無本質區別,都表示取獲戰功,在簡文中用為“取妻”之“取”。

袁金平(2018110)認為簡文用“”字,可能含有幽王乃是以伐師取獲褒姒之義。從上下文和歷史事實來看,都是合理的。[16]沈培認為袁金平的意見很有啟發性,如果結合前面幾位學者的意見,可以認為這個特殊的“取”字之所以把“耳”換成了“??”,意在強調褒姒之“取”,非一般的婚娶,而是通過軍隊獲取的。

至于曾仲大父??簋的、曾伯克父甘婁簠的、伯克父鼎的,表示同一個詞(鋻),從“臣”是正體,從“??”是訛變字形。伯克父鼎所從與“臣”、“??”、“目”比較接近,我們認為正好作為“臤”字從(從“臣”)訛變為(從“??”)的中間環節。

古文字偏旁之中,“臣”、“??”、“目”形混,“臣”與“目”混,如“朢”字既從“臣”作(《合集》6519)、(《合集》7218),又從“目”作(《合集》6477正)、(《合集》32896);“??”與“目”混,如“??”既從“??”作史殿壺 西周晚期 《集成》9718),又從“目”作(殿敖簋蓋 西周中期 《集成》4213)。

簡言之,我們認為曾仲大父??簋的、曾伯克父甘婁簠的、伯克父鼎的應釋為“臤(鋻)”,《系年》的應釋為“缺字圖示(?。?,后者與曾仲大父??簋的只是偶然同形,不是同一個字。陶曲勇(2017100-101)認為《系年》來源于西周俗體(曾仲大父??簋的),是不正確的。

此外,付強(2018)認為最近發現的一件乳釘紋青銅觶上的也是“缺字圖示”字,可是,此字雖然從“??”,但右邊殘泐,不能確定是“缺字圖示”字,而且全銘只有三個字,辭例也不能確釋。

結論

最后,歸納一下本文的觀點,本文討論了三個問題:一、從西周早期柞伯簋來看,楚地竹簡與秦系“賢”字各有所承,秦系文字繼承了西周金文的一般寫法(),楚地竹簡繼承了西周金文較為罕見而且原始的寫法(??¤?????…??‰??”??????è3¢??‰?€?????????‰è?–者?¥3????|???‰?-¤)。二、西周中期段簋的應釋為“臤”,讀為“賢”,與楚地竹簡“夬”字無關,不能說楚地竹簡“夬”保留了甲骨金文字形。三、西周晚期曾仲大父??(臤)與《清華二·系年》(?。┦峭萎愖?,不能據此得出楚地竹簡“缺字圖示”繼承了西周金文的結論。

 

 



 

[1]  張惠祥、張佳、朱志斌(2013117)把此字釋為“又”,解釋為“射中靶子較多的人可以得到這十塊紅銅板?!?/p>

[2]  陳劍(1999/20076)指出,與“臤”并非一字,由于前者在戰國時已不用來表示“搴”、“掔”的本義和引申義,只表示“臤”和“賢”,所以直接釋為“臤(賢)”也未嘗不可。

[3]  此字裘錫圭釋為“拏”的表意初文。參陳劍(1999/20074)。

[4]  參羅竹風(2008:第6270頁)。

[5]  趞曹鼎“夬”字的釋讀參馮時(2002225)、袁俊杰(2011136)、李春桃(2017175-182)。

[6]  守丘刻石的字形不清,《三晉文字編》(2013275)、《中山王缺字圖示器文字編》(2010100)所引的拓本“又”上似從方形,《銘圖》(201235459頁)的拓本更似兩短橫,《古文字譜系疏證》(20073477)把“又”上的筆畫摹作兩短橫,故此例存疑。

[7]  王夫之、馬瑞辰、黃以周、徐灝、李春桃等指出“夬(決)”是扳指,“韘”是襯在扳指內的墊。諸家之說參李春桃(2017179-180)。

[8]  1152的編聯參子居(2016)、尉侯凱(2016)。

[9]  《儀禮》的“賢獲”指比別人多的算籌,陳劍(1999/20073-4)已指出柞伯簋的“賢獲”未必是算籌,而應指射中的次數比別人多。

[10]  趙文寫成于1997年,當時郭店簡、柞伯簋尚未公布;后來此文收入于2009年出版的論文集里,但趙先生沒有修訂補充,反映即使他見到郭店簡、柞伯簋,也沒有改變他對段簋“夬”字的看法。

[11]  在蘇建洲之前,把“乃”、“酬”釋為二字的學者有黃錫全(199280)、楊寶成(2000112)、《殷周金文集成釋文》(2001:第3332頁編號4203)、張亞初(200177)、馮時(2002226)、《曾國青銅器》(2007168)、《殷周金文集成》(修訂增補本)(2007:第32400頁編號4203)、吳鎮烽(2012:第11271頁)、孫麗君(201456)、張光裕(201712)。

[12]  此字《銘續》誤釋為“父”,謝明文已辨其非。

[13]  謝明文的文章發表之前,只有《商周青銅器銘文選》三(1988331)、《金文今譯類檢》(2003123)、《銘續》(2016:第2281頁)把所謂“乃”、“酬”釋為一字,訓為吉金名。

[14]  郭沫若(198292)根據《書·禹貢》所記梁州貢品中有鐵,而鐵到春秋后期才普遍使用,推斷《禹貢》成書時代的上限不能早于春秋。裘錫圭(1981/2012379)從之。

[15]  參見北京市文物管理處(19773)。

[16]  先秦秦漢古書中沒有以“取師”來表示獲取軍隊之例,《呂氏春秋》、《韓詩外傳》、《新書》的“取師”是選擇老師的意思,與“取友”相對。由此可見,袁金平“伐師取獲褒姒”的意見,較為合理。

 

參考文獻

北京市文物管理處 (1977) 北京市平谷縣發現商代墓葬,《文物》第11期,1-8頁。

  劍 (1999/2007) 柞伯簋銘補釋,《傳統文化與現代化》第1期;收入《甲骨金文考釋論集》,1-7頁,線裝書局,北京。

陳佩芬 (2013) 《中國青銅器辭典1》,上海辭書出版社,上海。

  偉 (1996) 《包山楚簡初探》,武漢大學出版社,武漢。

陳英杰 (2008) 《西周金文作器用途銘辭研究》,線裝書局,北京。

段玉裁 (1981) 《說文解字注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上海。

  時 (2002) 柞伯簋銘文剩義,《古文字研究》第24輯,225-228頁,中華書局,北京。

  強 (2018) 也談青銅觶的自名,《古文字強刊》,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?__biz=MzU5MDY0NTkwMg==&mid=2247484328&idx=1&sn=416d0b24f7988a9337701a8b11abe7db&chksm=fe3a5c49c94dd55f7097a848bdec0cde3cb3af56186e2d02aa78f25ff9fac856f65e49e9be37&mpshare=1&scene=23&srcid=0908yZ5BCbrSRpzI8xXqxpIq#rd,2018727日。

葛英會 (2000) 說甲骨、金文中的字,呂偉達主編《紀念王懿榮發現甲骨文一百周年論文集》,110-115頁,齊魯書社,濟南。

廣瀨薰雄 (2013) 秦簡文字史辨——兼論里耶秦簡中所見的“言”,中國文字學會第七屆學術年會會議論文,366-371頁,吉林大學,2013921-23日。

郭沫若 (1957) 《兩周金文辭大系圖錄考釋》,科學出版社,北京。

郭沫若 (1982) 《中國古代社會研究》“第二篇 《詩》《書》時代的社會變革與其思想上之反映”,《郭沫若全集·歷史編》第1卷,90-186頁,人民出版社,北京。

郭永秉 (2012) 蘇建洲:“利用《清華簡(貳)》考釋金文一則”文后評論,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,http://www.gwz.fudan.edu.cn/Web/Show/1762,201211日。

何琳儀 (2006) 逢逢淵淵釋訓,《安徽大學學報》(哲學社會科學版)第4期,84-87頁。

湖北省荊沙鐵路考古隊 (1991) 《包山楚簡》,文物出版社,北京。

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(2007) 《曾國青銅器》,文物出版社,北京。

黃德寬主編 (2007) 《古文字譜系疏證》,商務印書館,北京。

  鶴 (2013) 段簋“孫子牽引”補釋,《中國文字研究》第18輯,101-103頁,上海書店出版社,上海。

黃盛璋 (1986) “缺字圖示(撻)(齊)”及其和兵器鑄造關系新考,《古文字研究》第15輯,253-276頁,中華書局,京。

黃錫全 (1992) 《湖北出土商周文字輯證》,武漢大學出版社,武漢。

季旭升 (2014) 《說文新證》第2版,藝文印書館,臺北。

金文今譯類檢編寫組 (2003) 《金文今譯類檢·殷商西周卷》,廣西教育出版社,南寧。

荊門市博物館 (1998) 《郭店楚墓竹簡》,文物出版社,北京。

李朝遠 (2007缺字圖示兒鐘銘文再議四題,《青銅器學步集》,342-351頁,文物出版社,北京。

李春桃 (2017) 說“”“” ——從“”字考釋談到文物中扳指的命名,《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》第1期,175-182頁。

家浩 (1989) 攻五王光韓劍與王光戈,《古文字研究》第17輯,138-146頁,中華書局,京。

李守奎、肖攀 (2015) 《清華簡〈系年〉文字考釋與構形研究》,中西書局,上海。

李學勤 (1998) 柞伯簋銘考釋,《文物》第11期,67-70頁。

連劭名 (2011) 西周青銅器銘文叢論,《西歷史博物館館刊》第18輯,18-27頁。

林宏佳 (2017) 讀《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續編》札記,第二十八屆中國文字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,287-302頁,國立臺灣大學文學院,2017512-13日。

  雨 (2002) 近出殷周金文綜述,《故宮博物院院刊》第3期,7-13頁。

    2008) 射禮考,《金文論集》,15-26頁,紫禁城出版社,北京。

羅竹風主編 (2008) 《漢語大詞典》,上海辭書出版社,上海。

馬承源 (1988) 《商周青銅器銘文選》三,文物出版社,北京。

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編,李學勤主編 (2011) 《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(貳)》,中西書局,上海。

裘錫圭 (1981/2012) 談談地下材料在先秦秦漢古籍整理工作中的作用,《古籍整理出版情況簡報》1981年第6期;又載《古代文史研究新探》,江蘇古籍出版社,南京,1992、《中國出土古文獻十講》,復旦大學出版社,上海,2004;收入《裘錫圭學術文集》第4卷“語言文字與古文獻卷”,378-388頁,復旦大學出版社,上海,2012。

裘錫圭 (1988/2012) 說字小記·五、說“吉”,《北京師范學院學報》第2期;收入《裘錫圭學術文集》第3卷“金文及其他古文字卷”,411-423頁,復旦大學出版社,上海。

裘錫圭 (1998) 荊門市博物館編:《郭店楚墓竹簡》,文物出版社,北京。

容  庚 (1985) 《金文編》,中華書局,北京。

宋鎮豪 (2005/2006) 從花園莊東地甲骨文考述晚商射禮,甲骨學國際學術研討會論文,73-92頁,臺灣東海大學,2005;又載《中國文物研究》2006年第1期;又載先秦史研究室網,http://www.xianqin.org/xr_html/articles/kychg/344.html,200633日。

蘇浩浩 (2019) 柞伯簋銘補釋及相關問題研究,《殷都學刊》第4期,42-47頁。

蘇建洲 (2012) 利用《清華簡(貳)》考釋金文一則,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,http://www.gwz.fudan.edu.cn/Web/Show/1762,201211日;后以“《清華大學藏戰國竹簡(貳)·系年》考釋四則”為題,正式發表在《簡帛》第7輯,65-78頁,上海古籍出版社,上海。

孫超杰 (2017) 《新出楚系簡帛資料對釋讀甲骨金文的重要性》,吉林大學碩士論文,指導教師:何景成。

孫麗君 (2014) 《漢水流域出土春秋方國銅器銘文整理與研究》,安徽大學碩士論文,指導教師:胡長春。

  蘭 (1986) 《西周青銅器銘文分代史征》,中華書局,北京。

湯志彪 (2013) 《三晉文字編》,作家出版社,北京。

陶曲勇 (2017) 戰國文字源于西周俗體之疏證,《長沙大學學報》第3期,99-104頁。

涂白奎 (2010) 周天子尊諸侯之稱與《柞伯簋》相關問題,《史學月刊》第10期,22-27頁。

王恩田 (2015):釋丸,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,http://www.gwz.fudan.edu.cn/Web/Show/2545,2015626日。

  輝 (1991) 周秦器銘考釋五篇,《考古與文物》第6期,75-81頁。

王龍正、姜濤、袁俊杰 (1998) 新發現的柞伯簋及其銘文考釋,《文物》第9期,53-58頁。

  祁 (2017) 高青陳莊出土引簋中“俘呂兵”為“俘莒兵”說,《管子學刊》第1期,116-119頁。

汪慶正、馬承源 (1988) 《中國歷代貨幣大系·先秦貨幣》,上海人民出版社,上海。

王紹之 (2017) 《西周大射禮研究》,山東師范大學碩士論文,指導教師:張磊。

王蘊智、陳淑娟 (2008) 應國有銘青銅器的初步考察,《中原文物》第4期,60-72頁。

吳鎮烽 (2012) 《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上海。

吳鎮烽 (2016) 《商周青銅器銘文暨圖像集成續編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,上海。

  攀 (2015) 清華簡《系年》中的訛書問題,《出土文獻》第6輯,163-168頁,中西書局,上海。

謝明文 (2016/2017) 曾伯克父甘婁銘文小考,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網,http://www.gwz.fudan.edu.cn/Web/Show/2925,20161030日;又載《出土文獻》第11輯,36-44頁,中西書局,上海。

許文獻 (2018) 關于清華《鄭武夫人規孺子》簡7之“??”字,簡帛網,http://www.bsm.org.cn/show_article.php?id=3024#_ftn3,2018316日。

徐錫臺 (1998) 應、申、鄧、柞等國銅器銘文考釋,廣東炎黃文化研究會、紀念容庚先生百年誕辰暨中國古文字學學術研討會合編《容庚先生百年誕辰紀念文集》,347-359頁,廣東人民出版社,廣州。

顏敏玉 (2014) 《戰國前期楚系兵器銘文集釋箋證》,華東師范大學碩士論文,指導教師:董蓮池。

楊寶成 (2000) 《湖北考古發現與研究》,武漢大學出版社,武漢。

  博 (2010) 邢臺葛家莊玄戈考略,《河北青年管理干部學院學報》第2期,48-49頁。

尉侯凱 (2016) 《清華簡(陸)·子儀》編連小議,簡帛網,http://www.bsm.org.cn/show_article.php?id=2560,2016523日。

袁金平 (2018) 清華簡《系年》中所謂“取”之訛字再議,先秦兩漢訛字學術研討會論文集,105-110頁,清華大學,2018714-15日。

袁俊杰 (2011) 再論柞伯簋與大射禮,《故宮博物院院刊》第2期,134-147頁。

袁俊杰 (2013) 《兩周射禮研究》,科學出版社,北京。

張光裕 (2017) 新見《曾伯克父甘婁》簡釋,《青銅器與金文》第1輯上,11-23頁,上海古籍出版社,上海。

張惠祥、張佳、朱志斌 (2013) 柞伯簋銘文射禮簡析,《體育文化導刊》第5期,116-118頁。

  亮 (2018) 柞伯簋銘文補釋,《河南科技大學學報》(社會科學版)第1期,35-49頁。

張亞初 (2001) 《殷周金文集成引得》,中華書局,北京。

張影舒 (2012) 從柞伯簋形制看草原文明與中原文明的互動,《寶雞文理學院學報》(社會科學版)第3期,33-36、69頁。

趙平安 (1997/2009  的形義和它在楚簡中的用法——兼釋其他古文字資料中的字,《第三屆國際中國古文字研討會論文集》,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、中國語言及文學系,香港;收入《新出簡帛與古文字古文獻研究》,332-338頁,商務印書館,北京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(2001) 《殷周金文集成釋文》,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,香港。

中國社會科學院考古研究所 (2007) 《殷周金文集成》(修訂增補本),中華書局,北京。

周寶宏 (2004) 西周金文詞義研究(六則),《古文字研究》第25輯,110-114頁,中華書局,北京。

子  居(2016) 清華簡《子儀》解析,先秦史論壇網,http://xianqinshi.blogspot.com/2017/09/blog-post_79.html,2016511日。

 

引書目錄

《春秋公羊傳注疏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,北京,2000。

《春秋左傳正義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,北京,2000。

《韓詩外傳集釋》,中華書局,北京,1980。

《集韻》(據《景印文淵閣四庫全書》本),臺灣商務印書館,臺北,1982。

《呂氏春秋注疏》,巴蜀書社,成都,2002。

《尙書正義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,北京,2000。

《史記》,中華書局,北京,1982。

《新序校釋》,中華書局,北京,2001。

《儀禮注疏》,北京大學出版社,北京,2000。

 

本文原刊于《語言學論叢》第62輯(北京:商務印書館,2020年),頁147-165。

 

本文在撰寫過程中得到導師沈培先生的悉心指導,并得到李寶珊博士、徐宇航教授的幫助,在此深表謝忱。本文謬誤之處概由作者負責。


本文收稿日期為2022年2月16日

本文發布日期為2022年2月17日

點擊下載附件: 2270梁月娥:西周金文“臤”字補釋.docx

下載次數:62

分享到:
學者評論

Copyright 2008-2018復旦大學出土文獻與古文字研究中心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35774號 地址:復旦大學光華樓西主樓27樓 郵編:200433 

 感謝上海屹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提供技術支持 

亚洲综合欧美曰韩精品网络_亚洲综合男人本色_亚洲综合另类专区_亚洲综合另类色区大陆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